欢迎来到上海鲁迅纪念馆 关于我们

首页   》   鲁迅知识


鲁迅与杂文

2016-12-05 11:07:26


  

u

鲁迅杂文,堪称一代“诗史”,其中有着“时代的眉目”、“中国大众的灵魂”。他的近184万字的杂文,既是战斗的匕首,也是艺术的珍品。鲁迅杂文在《鲁迅全集》中所占比例高达60%以上。鲁迅在他生命的最后十年几乎用了他全部的精力进行杂文写作,具有强烈批判倾向、论战色彩的感向性文字,对中国社会、文化以及人类内心的黑暗进行了坚决的攻击和解剖。鲁迅的杂文卓然独立、自成一家。

鲁迅前期写了《坟》、《热风》、《华盖集》、《华盖集续篇》、《而已集》等五个杂文集以及《集外集》、《集外集拾遗》中的部分杂文。其斗争的峰芒始终指向帝国主义、封建主义和北洋军阀反动统治,指向依附于他们的那一部分反动的知识界。他的杂文充分显示出五四时期“最伟大和最英勇的旗手”的历史作用。以杂文方式参与改造中国社会与中国人灵魂的历史实践,是鲁迅自觉的追求。

鲁迅的第一本杂文集是《热风》,1925年11月出版,共收1918-1924间杂文41篇。关于书名,鲁迅说:“我却觉得周围的空气太寒冽了,我自说我的话,所以反而称之曰《热风》”。

大革命失败后,鲁迅的世界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从27年到28年间实现了由革命民主主义向共产主义的转变,成为一名共产主义战士。后期的杂文《而已集》、《三闲集》、《二心集》、《南腔北调集》、《伪自由书》、《准风月谈》、《花边文学》以及《且界亭杂文》三集等十个集子,都闪耀着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灿烂光辉,成为中国现代革命史和思想史上宝贵的文献。

1933年,瞿秋白编选了一本《鲁迅杂感选集》并写序,他把鲁迅杂文既看作他的精神自传,也看做战斗武器,。称鲁迅杂文为“社会论文”和“文艺性的论文”。高度评价鲁迅在思想史和当时社会政治斗争中的意义。

鲁迅杂文总是不断以揭露社会黑暗为主要内容,每每文章发表时屡屡遭到查禁。《二心集》1932年10月出版。收入1930-1931年间杂文37篇,译文1篇。在编集时鲁迅想起《民国日报》上被指责“文坛贰臣”的旧事,故取名《二心集》。《二心集》出版后即遭查禁,后书店将删存16篇易名《拾零集》出版,又遭查禁。鲁迅说:“我的文章,也许是《二心集》中比较锋利。”他在序言中写道:“惟新兴的无产者才有将来。”

鲁迅杂文深广的思想内容,强烈的革命精神和丰富的斗争经验是通过它多样的体裁、形式和风格,通过它的无可辩驳的逻辑力量和鲜明生动的形象表达出来的。鲁迅深切理解文艺作品要成为革命斗争的武器,“如果内容的充实,不与技巧并进”,当然“很容易陷入徒然玩弄技巧的深坑去”;而作者如果忽视了磨练写作技巧,也就“表现不出所要表现的内容来”。在表现形式上达到了卓越的成就。

鲁迅杂文的体裁、形式和风格具有多样性。就体裁、形式而言,有政论、文论,有杂感、短评,有书信,日记,有序、跋,有抒情散文,还有读书随笔、社会生活速写,又有从各种报刊摘录下来的“集锦”式的东西等等。从风格和写法上说,有时直指时弊,触目惊心;有时以古例今,发人深省;有时深情委婉,爱溢言表;有时激情磅礴,仇恨刻骨;有时泼辣明快,有时隐晦曲折。若从每个单篇看,它们是各自独立的作品,若依年月编排合起来看又是一幅完整的历史画卷。是这个时代最忠实的战斗记录。

鲁迅杂文具有强烈的论战性和不可辩驳的逻辑力量。说理透辟,判断准确,理由充足,论据确凿,有强烈的论战性和不可辩驳的逻辑力量。它善于揭示事物之间的联系和矛盾。多以议论为主。在他的杂文集中,有一小部分的文章,如《准风月谈》中的《秋夜纪游》属于散文诗;《且介亭杂文末编》中的《我的第一个师傅》和《女吊》,同《朝花夕拾》中的散文大体相近;《二心集》中的《柔石小传》属于说明性质的应用文;《集外集拾遗》中的《关于小说目录两件》则为资料……。这类非以议论为主的文章,除一些就是、或近于纯文学外,其余的算广意的杂文,一般都包含有一定分量的议论因素。由于鲁迅具有多方面的、卓越的艺术才能,善于继承、创新,所以他的创作,在形式、题材、写法等方面,无不呈现出丰富多彩的面貌。特别是形式的相互渗透融化,写法的灵活多样,正中有变,更是蔚为壮观。

鲁迅杂文具有相当完备的、把形象思维有机结合于逻辑思维,把社会评论与文学散文熔于一炉、集于一身。这是鲁迅将“古已有之”的杂文创作推向高峰的一个重要标志。风格犀利泼辣、冷峻幽默,嬉笑怒骂皆成文章,“论时事不留面子,砭锢弊常取类型”。既充分说理又文采斐然。

鲁迅杂文具有鲜明生动的形象性。语言特色简练精确,鲜明生动,具有引人入胜的艺术力量。在语言的运用上,主张“以活人的唇舌作源泉”,经常使用民间谚语、格言、成语,也有方言土语中提炼的并不生癖而富于表现力的语言。1935年鲁迅编《且介亭杂文》,1937年三闲书店出版。鲁迅因寓所地处租界当局“越界筑路”区域,有半租界之称,“且介”二字即为“租界”二字各半,“亭”字指上海民居“石库门”房子里的亭子间。“且介亭”三字即半租界里的亭子间之意。仅仅“且介亭”三字,就道出了作者写作的地域环境和政治背景,是对当时社会的一种揭露和讽刺。

运用比喻,是鲁迅杂文多样化形象化方法中最主要的一种。鲁迅杂文中的比喻,新颖、贴切、精妙,而又层出不穷,给人以好花满树、美不胜收之感。用生动的比喻勾画出敌人的鬼脸,成为一种有典型意义的形象,使读者铭刻不忘,使敌人丑态暴露。

鲁迅杂文具有强烈的论辩风格,文章多以释义即日常定义的逻辑方法明确概念。鲁迅杂文中的概念、判断和推理不具有纯粹性,而是通过多种途径和方法形象化、情感化、灵活化。中国古典杂文某些传统的艺术技巧,鲁迅加以继承,并在辩证法的基础上予以革新,使之闪耀出更加动人的光辉。他的杂文,不仅在中国文学史和文苑里成为独特的奇花,也是世界文学中少有的宝贵的奇花。



侧栏导航